同學好! 我是林威老師, 每天收聽一單元, 勤查字典,再從網站看原文!! 一段時間後會發現聚沙成塔是絕對的真理  !!!

  

文章標題Bloomberg : Sicily, a Portrait of Italian Dysfunction

Sicily, a Portrait of Italian Dysfunction

 

Giarre, a town in eastern Sicily, sits above the sea on the slopes of Mount Etna. It was once a famous collection point for the wine produced on the hills above, which was rolled down its main street in barrels to the port below. Today Giarre bears a far more dubious distinction. The city of 27,000 hosts the largest number of uncompleted public projects in the country: 25 of them, nearly one for every 1,000 inhabitants. So spectacular is the waste that some locals have proposed promoting Giarre’s excess as a tourist attraction. On an afternoon in September, I toured some of Giarre’s most notorious eyesores with Turi Caggegi, a journalist who has been writing about government waste since the 1990s. Caggegi showed off a partly built, graffiti-covered theater where work has started and stopped 12 times. It has yet to host a show. Not far away stood a hospital that took 30 years to build and was outdated before it was ready to open. Later, Caggegi drove past an Olympic-size swimming pool that was sunk but never completed. “So much money wasted,” he said. “And it wasn’t that they were spending it on productive investments. They were buying votes.”

In 2011 the Sicilian regional government ran a €5.3 billion ($6.8 billion) deficit on a €27 billion ($34.8 billion) budget. This year, with the island’s credit rating hovering just above junk status and Italian Prime Minister Mario Monti cutting subsidies to the regions in an effort to shore up the national budget, Sicily has reached the breaking point. In July a local business leader warned that Sicily, the country’s largest region, risked becoming “the Greece of Italy,” a black hole of economic dysfunction dragging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into default. Just as the European Union can’t afford to let Greece crumble, the government in Rome must work to save Sicily.

 

製作日期:2012.10.10

文章網址:

 

http://www.businessweek.com/articles/2012-10-04/sicily-a-portrait-of-italian-dysfunction

 

西西里已成義大利的“希臘”
西西里巴勒莫——義大利總理馬里奧•蒙蒂(Mario Monti)正在努力保護義大利不受債務危機的傳染,防止它將義大利的借貸成本抬高到 危險水準上,此種形勢之下,義大利的一個地區格外引人關注:西西里島。一些人擔心,西西里已經成為“義大利的希臘”,面臨著高 額公共債務違約的危險。
6月,蒙蒂在寫給西西里大區主席的信中警告, 他對西西里“嚴重關切”。此前一天,義大利主要的實業家協會西西里分會的一名官員
呼籲,中央政府應該讓西西里島進入破產管理狀態,以清理其財政問題。
當西西里可能違約的消息在世界範圍內流傳開來時,義大利政府立刻採取了紓解擔憂的行動,稱將向西西里發放4億歐元(約合4億8600 萬美元)救助,以便緩解該地區資金緊缺的狀況,使之能夠繼續支付工資和養老金。一名政府官員稱,蒙蒂的信是寫給本國民眾看的, 西西里的問題不會蔓延至義大利其他地區。然而歐債危機之下,地方政治很容易演變為國際問題。 蒙蒂試圖利用來自歐洲領導人和國際市場的壓力促使義大利政治家們減少支出, 西西里問題的加劇凸顯了他所面臨的挑戰。“恩寵體制”已經持續了數十年,政府一直是西西里地區工作機會的主要來源,相關支出由此迅速膨脹。


蒙蒂正在努力防止義大利落入需要外界救援的境地,因為外界的救援往往帶有苛刻的條件,已經對希臘和西班牙的經濟造成了嚴重的損 。與此同時,西西里的狀況直截了當地提醒我們,義大利的形勢非常危急。
面對批評,自2008年就擔任西西里大區主席的拉法埃萊•隆巴爾多(Raffaele Lombardo) 在一次採訪中給出了憤怒的回應。“西西里是 有麻煩,但是,整個義大利都有麻煩,”他一邊說,一邊快速翻動桌上的文件。他用的是一張極簡主義風格的玻璃桌子,辦公地點則是
裝飾華麗的奧爾良宮(Palazzo d’Orleans)。該宮殿建於18世紀,曾是統治西西里島的法國王子居住的地方。
“因為義大利有違約的風險,西西里才面臨同樣的狀況,” 隆巴爾多說。他接著補充道,6月信用評級機構穆迪(Moody’s)下調了23個
義大利“次主權”行政主體的信用評級,將西西里和義大利北部的富裕工業大區威尼托評為同一級別。“我們光知道減少支出,但卻不
知道謀求發展,”他說。“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會把我們帶入深淵。”
然而,很多批評者稱,導致了義大利——尤其是西西里——財政危機的是過去那種毫無節制的公共支出,而不是財政緊縮。過度的公共 支出則是根深蒂固的“工作機會換選票”體制的產物,這種體制有助於維持義大利政府的統治地位,以及西西里人的就業水準。
該體制的運行是有代價的。5月,義大利審計法院發佈了一份嚴峻的報告,稱截至2011年底,西西里有 70億歐元(約合85億美元)的債 務,並有“一蹶不振的跡象。”西西里的失業率為19.5%,是全國平均失業率的兩倍, 年輕人沒有工作的比例更是達到了38.8%。隆巴爾多稱,西西里區的債務已降至53億歐元(約合64億美元),與總額270億歐元(約合328億美元)的年度預算相比,這個數位並不 令人擔憂。但他也說西西里有“資金問題,”原因是經濟危機造成了財政稅收的減少。
危機爆發之前很久,西西里就已經是一個特例 。作為義大利的少數幾個自治區之一,西西里幾乎完全控制著自己的財政稅收,表面上是 為了支撐本區的醫療保險和教育體系。西西里承擔了一些本應由中央政府提供的服務專案,作為交換,中央政府會向西西里提供資金, 以便補償它這些方面的支出。
隆巴爾多說,政府6月承諾但還沒有發放至西西里的4億歐元是政府欠西西里的10億歐元(約合12億美元)補償款的一部分 。“這並不是 禮物,是我們應得的,”他說。“這是早就計畫好的,但是它來遲了,因為國家也有自己的問題。”
該地區的自治權也意味著中央政府進行干預的權力有限。
“真正的問題是,大家都很懷疑,究竟有沒有錢進來”,日報《共和國報》(La Repubblica)的記者、《壓艙物:西西里自由邦 的渣滓 與特權》(The Ballast: Waste and Privileges in the Free State of Sicily)的合著者埃馬努埃萊•勞裏亞(Emanuele Lauria)稱。
“支出是真實的,但稅收收入卻是編出來的。”
“西西里已經成了國中國,”勞裏亞補充道。西西里的政客們“不把自治權作為發展的手段,而是將其當做隨心所欲做事而不受國家控
制的保護傘。”
義大利北方發達而南部較為落後,本身就是歐元區的一個縮影。義大利南部地區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有組織犯罪問題嚴重,北部不願繼 續給與其財政援助。然而,專家稱,隨著經濟危機的加深,有組織犯罪團夥勢力越來越大,正在提供銀行不願提供的融資服務 。
專家稱,義大利還有可能失去數以億計的歐盟結構基金,原因就是西西里沒有合理利用此項基金 。
另一方面,很多西西里人都對政客階層抱有一種憤世嫉俗的看法。
“如果我偷一點,我會坐牢;如果我偷很多,我就能發展我的事業,”34歲的焦阿基諾•德喬治(Gioacchino De Giorgi)說道。他在巴勒莫市中心的一家煙草店工作。
他還說,他對未來很是擔心。“你也看到了希臘的遭遇和西班牙的狀況,”他說,“同樣的情況也會在這裏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wayET 的頭像
LinwayET

學英文「林威老師」app

Linway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